马丁点点,同意眼镜男的观点。

  车厢内吉安娜·韦佛开口道:“既然这次,我们诱敌出手的计划成功了,我们接下来还要继续吗?”

  吉安娜是五处的成员,30岁左右年纪,身着工作装,黑色头发有点卷,在后脑勺扎了个马尾,说话铿锵有力,面容姣好,工作装前后撑得鼓鼓的,散发着干练成熟的气质。

  从上了车邦德的时不时看她一眼,吉安娜一幅工作态度,面对邦德眼神,脸色平静没有异样,似乎习以为常。

  马丁:“你是想说,再来几次,借用命令的传达途径,来排查内部内奸”

  吉安娜点头:“是的,知道这次转移伊拜尔行动的人,我们完全可以监控这些人,再来一次,看他们上不上当”。

  “不行,首先知道命令内容的是两个机构内的高层,委员会几个成员,波及范围太广了,其次已经上了一次当了,内奸出于警惕,不会马上再次出手,毕竟他(她)也会怀疑是不是又是一个陷阱”眼镜男当即反对。

  “高层又怎么样,背叛了帝国,危害伦敦1300万人的生命,是死罪,上帝不会宽容他的罪过”吉安娜严肃着脸看着眼镜男,声音提高了几分。

  “他们会不会被判死罪,我不知道,我们倒是先丢了工作,搞不好丢了命”眼镜男一时被吉安娜气场压制,不服气的低声嘀咕道。

  马丁做老好人开口打圆场道:“好了,再来一次诱敌行动,和监视某些人,这些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上报吧,一切由上面决定,我们已经好了自己的工作”

  邦德笑着看向吉安娜:“其实,我们不需要主动去做什么,卖家已经知道了“伊拜尔”在我们手中,和他接下来将要去生物实验,只要他能制造出神经毒气,那么着急的是他们,是提早交易?还是继续杀人灭口?我们做好防备等待他们的到来”

  提早交易,在不可抗的局势下,利益最大化,可能打破计划部署,出现某些漏洞,让英国情报机构有机可乘。

  而继续动手杀人灭口,现在已经遭遇了一次袭击,肯定会加大伊拜尔的保护力度,那相对的要杀他,就要投入的更强的力量。

  而且委员会方面,不怕袭击,就怕他们不出手,只要出手,就会留下痕迹,就比如袭击者的身份,以一个国家的力量,虽然时间紧迫了些,但总是有据可查。

  现在一场袭击,敌人的尸体,和艾狄正在跟踪的灰衣男子,都是留下的痕迹,同时也证实五处和六处内部有敌人的内奸。

  真正的伊拜尔只有几人知道他在哪,医药公司地下实验室,禁止进出,负责安全,是行动部门成员,领头的是M先生几十年的心腹,由他负责和外界联系。

  这一情况,委员会成员六处局长隐瞒了,五处是不知道,就连委员会几个成员都不是全知道。

  现在不是上下班地铁高峰期,车厢内很多空位,艾狄从报纸的头版开始看,现在翻到第六版了,他看得很有耐心。

  难道体验一下看报的乐趣,前世都是看手机,从手机终端上了解全球时事信息,而现在是通过电视和报纸两大渠道了解,就算如此,艾狄也是没有养成看报的习惯,重生以来看报纸的次数也是一只手数得过来。

  从艾狄上地铁已经过了3个站,灰衣男子看向开着的车厢门,目光习惯扫视周围人群,见没人再下车,才起身走向车门,在车厢关门的前几秒,最后一个踏上月台,越过安全线,身后关上门的地铁开始缓缓启动。

  灰衣男子放慢脚步,拢紧大衣,一辆快速通过地铁,带起劲风袭来,刚刚出了汗浸湿后背衣服,这时被风一吹顿时有点发冷。

  灰衣男子左右瞧了瞧,走向地铁内公用电话,投币,拨号,简短的说了几句,便挂断电话直接离开,消失在出口过道的拐角处。

  艾狄越过公用电话,直接朝着地铁出口走去,刚走到拐角,一个脑袋探出墙角,露出半张目光幽幽的看了眼公用电话,随后马上缩了回去。

  正是灰衣男子。

  装着很警惕,然后胡乱按了几个按键,对着没有拨通的话筒说了几句,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是打了什么重要电话,等人离开,会迫不及待的去查看他公用电话拨出去号码。

  毕竟现在主流通讯工具是寻呼机配合座机电话,人流量巨大的地铁,搞不好马上就有人使用公用电话,再去重拨号码就迟了。

  灰衣男子正是利用这点,躲在拐角,试探一下,再一次确认没人跟踪他,才安心的离开地铁站。

  步行,穿过2条街道,灰衣男子停在一栋公寓楼前,熟练地打开公寓大门,进去后随手关上。

  公寓是栋旧楼,外层红砖色,有5层楼,每层有5户房子。

  灰衣男子打开房门,看到留下的隐秘标记还在,没有人从房门进入,随后进入房屋内,观察了一圈,留下的标记,都没被动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