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焚书坑咚

  下午放学以后,秦咚去学校食堂吃饭,因为经过他的计算,在学校食堂吃饭比在家里自己做一顿要划算。食堂没有承包出去,学校自营,学校领导教师和学生都在这里吃,厨房的卫生条件受到多方面监督,多年以来西坡中学食堂从未出过一起因为卫生导致师生出现健康问题的事件。

  很多西坡中学毕业多年的学生,甚至会选择食堂作为聚餐点,尝一尝熟悉的味道,看一看白白胖胖的打菜大妈和肥头大肚的大厨师。

  他也考虑过凤啾啾的晚餐问题,但是她既然早上都没有出来吃早餐,晚上也未必会出来,如果到时候她饿了,秦咚就炒个蛋炒饭给她吃。

  昨天把她的亲戚做了两个菜吃,她都没有意见,今天用她亲戚的蛋,那就更不用说了。

  秦咚吃完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坐公交车回家,朱峰平早已经不知所踪,他非常警惕,不会选择学校附近的网吧,颜白鹭犹如一只真正的巨型白鹭,阴影覆盖了整个西坡中学和周边。

  从小区对面的公交站下来,秦咚看到又有一面外墙被拆除了,不知道是真的在未完成住户搬迁工作之前就开始拆,还是在给钉子户们制造压力。

  一辆煷揦揦搬家公司的货车,拉着堆满了的家族和电器往外驶去,秦咚急忙走了几步,看到后面的一辆小车也跟着离开小区,车牌号有些眼熟。

  秦咚拿出手机,进了微信的“严防死守扎根一百年”群,这是小区钉子户建立的联络群,里面都是秦咚这样的钉子户,今天群员又减少了一人。

  “老严昨天还在信誓旦旦说什么也不搬。”

  “其实早就签了,昨天,呵呵,昨天他钱都到账,去下馆子了!”

  “他说丈母娘生病急需要钱。”

  “可去他妈的吧,他老婆都死了二十年了,他还能这么孝顺他丈母娘?”

  “我反正不搬,今天有上门来了,被我拿擀面杖一阵打。”

  “这倒不必,他们不暴力拆迁,我们就不暴力抗拆。”

  “老严拿了多少钱?”

  “……”

  “……”

  秦咚只是看了看大家的发言,没有说什么,他和其他人不搬的原因都不一样,看着大家的发言,秦咚有些感慨,慢慢走回了家。

  走到家门口,却听到室内有些声响传来,秦咚不敢产生什么喜悦的情绪,却急忙从电表箱里摸出房门钥匙开门,看到的却是凤啾啾。

  秦咚把房门钥匙放回原处,关门走了进来,笑了一笑。

  “你……没有在蛋里?”独自回来,无人在家等待的日子已经太久太久了,稍有动静便觉得说不定是妈妈,秦咚摸了摸胸口的锦囊,有些奇怪地问道。

  “我并不需要时时刻刻都在里面。”

  她肯定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在里面,秦咚走进房门拉上门,微微讶异地打量着自己的家。

  凤啾啾并没有大肆搞破坏。

  餐桌上放着吃了一半的饭菜,那绝对不是秦咚做的,看上去也不是外卖,像极了新手刚开始下厨的生硬拼菜式。

  昨天给她新买的液化气罐被她摆放在客厅中央,正连接着液化气灶,火焰熊熊燃烧。

  房间里的温度犹如流火的八月,秦咚刚刚走进来,就觉得热浪扑面,额头要冒汗了。

  凤啾啾却怡然自得,仿佛是寒冬十二月坐在小火炉子旁边一样,她手里正拿着一本秦咚的《历史》课本,一页一页地撕下来,在火焰上点燃。

  她的表情,在秦咚看来,就和那些喜欢烧火的小孩一样,眼睛里火焰般的暗纹若隐若显,脸颊微微鼓起来,聚精会神的样子仿佛在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样。

  秦咚又看了看旁边一堆的黑色灰烬,毫无疑问这不是凤啾啾烧的第一本书,她已经烧了一堆了!

  “你把我的课本都烧了?”秦咚反应过来,丢下书包急忙跑回自己房间看了看,书桌上明显少了许多书。

  他赶紧翻了翻检查,长吁了一口气,就像大部分文科生如果有一天突然消失,并不会影响人类科技文明的发展进步一样,凤啾啾烧掉的都是文科类书籍,对他没什么影响。

  “我需要了解这么多年以来,这片曾经的修炼之地上发生的事情,文明的存在和延续会被记录,尽管文字浅薄而鄙陋,但终究记载了时间线上的关键节点,我已经对你们人类这些年的发展历史了如指掌。”凤啾啾说完,又撕了《历史》课本的几页纸烧了。

  秦咚难以理解地看着凤啾啾,作为一只古老时代的生物,来到现代想要了解历史很正常,可是你这烧书是什么操作?

  看了《历史》然后觉得向历史学习,就学到了秦始皇的“焚书”?可人家秦始皇不烧正经书啊。

  “啾!”看着秦咚眼神里的疑惑,凤啾啾叫了一声,嘴角微微翘起,又露出那种让秦咚脸热,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