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次聊天后,苏茶和陆柯就再也没有讲过话了,平时就算苏茶不讲话,陆柯也会想办法找话题聊。

苏茶不免有些奇怪,这陆柯不找她聊天了,她倒有些不适应,总感觉少了些什么,不过也没多想。

吃茶的柯基:“……”

“你……”

最终还是陆柯先忍不住了。

吃茶的柯基:“那个……你跟那个男生怎么样了?”

“你有没有追到他啊?”

“还是没追?”

陆柯现在心里难受极了,跟针刺了一样的疼。

宿醉清茶:“没有呀,你不是让我多考虑考虑嘛。”

吃茶的柯基:“这么听我的话?那我要是不让你喜欢他了呢?”

宿醉清茶:“滚吧你。”

苏茶真的没把这话当真,只当是朋友之间的调笑。

吃茶的柯基:“行吧行吧,见色忘友的女人啊!”

我是真的想让你不喜欢他啊。

“那你以后有什么行动了,知会我一声啊!毕竟都是男人,还能帮你出出主意。”

呵,出馊主意,打死都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宿醉清茶:“好啊!你就当我的军师吧,如果真成了你就是媒婆。”

吃茶的柯基:“媒婆?!”

宿醉清茶:“啊不不,口误口误,是媒公,最帅的媒公。”

两人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一切都没发生的时候,但是好像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老陆,出去打篮球去不去?”

虽然是这样问,但是李凯也没指望得到回复。

“去,等我一下。”

这下李凯愣了,老陆没生病吧,竟然不跟他的亲亲女友聊天,陪他这个糙汉子打球。

“我说老陆你不陪你女朋友了?是不是生病?”说着还真伸手碰了碰陆柯额头,想确定一下。

“滚。”拍开了李凯的手。

吃茶的柯基:“我这边有事,就先不聊了。”

陆柯麻利的关了手机跳下床,也不管呆愣的李凯,径直的出门了。

“哎哎,等等我。”

反应过来的陆柯连忙追了上去。

再说被陆柯晾在那里的苏茶,她也没想到陆柯这么快就不聊了,而且纵观两人的聊天记录,你会发现,总是苏茶先结束话题。

现在陆柯突然结束话题让苏茶很是不习惯,就像本来是自己的东西,突然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

可能是真的有事吧。苏茶这样安慰自己,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总觉得陆柯变得奇奇怪怪的,而且自己也有点奇怪。

所以说啊,人就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得不到的就是白月光,触手可及的却满不在意。

比喻有点不太恰当,但是大概就是那个意思了。考试周到了﹏每当这时,我就无比的感觉自己真的是爱国。好怕擅自发明语言啊。说不定以后就是我发明语言了啊哈哈哈哈可能以后就一天一更了虽然也没人看但是还是要做好我自己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