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前夜

时间没过多久,楚尘,暮寒雪,王子文三人便已来到李府。

……

三人才到李府不久,便看见李叔有些急躁地在门口来回踱步,似在刻意等待着王子文的到来。

一旁,李叔见王子文已到,赶忙上前迎去,说道:“王公子,你可算来了,我家公子现在都急快疯了,你快些进去吧。”

听了李叔描述,王子文才知道事情的严重,连忙点头道:“好的。”

说罢,四人一同进入李府,可人还没进大门,楚尘却在门口的中央停住了。

一旁,王子文见楚尘突然停住,两眼正直直盯着眼前朱红色的大门,似在思考什么,于是王子文问询道:“楚兄,这大门有什么不对吗?”

一听王子文问询,楚尘打住思路,开口道:“楚兄误会啦,方才我只是随便看看,并无什么不对,我们进去吧……”

说罢,三人一同进入李府,直奔李丛林房间。

一进房,楚尘便发现李丛林正慌张地蜷缩在床上的一个角落,此刻的他披散着头发,身上的衣服也非常凌乱,完全不像个豪门家的公子,看样子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

“是表哥!”一边,李丛林一见王子文到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即刻起身,一把抓住王子文的衣袖说道,“表哥,她又来了,她又来了。”

“丛林,你说谁来了?”王子文一脸茫然地问道。

“是雪晴,是她。”此刻,李丛林双眼挤满血丝,精神有些恍惚道,“昨天夜里,她拿着一条断了的胳膊来找我,说是我害死了她,可我根本没有,我没有害她。”

眼下,王子文看着眼前的这位表亲精神几尽奔溃,赶忙安慰道“丛林,你别慌……你仔细告诉我,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天夜里……”李丛林听见王子文嘴中说出昨晚二字,刹那间,他的眼神透露出无限的恐惧,最后,语气有些哆嗦道,“昨天夜里我在书房练字,不知何时,门外竟传来一个女子的哭泣声,我原以为是府内的丫鬟受了欺负,便打算出去看看,可我一出门却看见……”

说到这,李丛林全身忍不住打颤。

“看见什么?”王子文问道。

“我看见一位衣着白色长裙的姑娘蹲着地上哭泣,从她的打扮我知道她不是我府上的丫鬟,本来我不想多管闲事,但见她哭得伤心,我便想扶她起来,可不知怎的,我竟不相信将她的胳膊拉下来了,不……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谈到这,李丛林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开始四处乱嚎,但很快王子文安慰道:“丛林,别慌,表兄知道这事不是你做的。”

“对,表哥说得对,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李丛林慢慢平静道。

“那接下来呢……”王子文接着说道。

“接下来……”李丛林语气有些模糊道,“在她胳膊掉下来之后,我很害怕,这时她站了起来,披散着头发跟我说,是我害死了她,是我在结婚当天杀了她,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我不知那天发生了什么。”

“那之后呢?”王子文问道。

“之后我就被吓晕过去了,是李叔叫我起来的。”李丛林心有余悸道,“表哥,我没有害人,更没有杀雪晴。”

王子文听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说实话,他也不知李丛林方才所说之事究竟是真还是假,只好安慰道:“好了,丛林,表兄知道你没有害人,这一切或许是因为你太累而出现假象。”

“表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依我看,你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休息,要是你能好好睡上一觉的话,我相信你的情况会比现在好许多。”王子文言明道。

李丛林似乎很听王子文的话,当即应承道:“好,表哥,我听你的……”

“李叔,你安排丛林好好休息吧,还有,待会儿记得来找我,我有些事需要问你。”王子文吩咐道。

“好的,王公子!”

……

在李叔安排李丛林睡下之后,楚尘,暮寒雪王子文三人分别走出李丛林房间,一出房门,王子文便略有疑惑地问道:“楚兄,你觉得方才我表弟说的话是真的吗?”

“从令弟当时的神色,我想他还不至于拿此事欺骗我们。”楚尘回应道。

“可人的手臂怎会这么轻易取下,莫非这世间真的有鬼?”王子文怀疑道。

“这我也很难说清。”楚尘困惑道。

……

也就在楚尘和王子文困惑之际,李叔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问道:“王公子,不知你想要问老朽何事?”

王子文见李叔已将李丛林安排好,便问道:“李叔,最近府上是否太平?”

一听未支付询问,李叔接连叹息道:“哎,不瞒公子,自从那日新娘失踪后,府上就没有太平过。”

“哦,难道这几天又发生什么事了吗?”王子文问道。

“确实。”李叔点头说明道,“不瞒王公子,这几日我们府内接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