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歌被盯的脊背直冒冷汗,他为什么会问是否还记得以前的事?

难道指的春宵楼失火一事?

据说冰周国的太子昏庸无能,不务正业,风流成性,每天都泡在酒池肉林里,花天酒地,生活极度奢华。

八成春宵楼失火时太子在里面,他也误会是她纵火,所以才对她有如此深的敌意。

但是凤九歌的直觉告诉她,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多谢太子的关心,三妹她的身体已无大碍,只是头脑依旧不灵光。”太子一发问,凤华立刻接话。

凤华与侯妙思的心思一样,也是想要在太子注意到自己。

她们都是希望能给太子留个好印象,往好了说是巴结,往坏了说是勾引。

也亏了凤华的献媚计策,帮凤九歌解了围。

“恩?二姐受伤了,看起来很严重呀!来人啊,快扶凤二姐回府,再找位药师来诊治。”凤华回了话之后,果然引来了太子的注意,正好看到凤华怀里抱着的凤悦。

“让太子费心了,凤华代妹妹谢殿下施恩。”凤华并没有拒绝,直接就答应,这可是亲近太子的大好机会,要是错过这次,就再难有下次了。

“凤悦也谢殿下咳,咳,咳”凤悦接着谢恩,话没说完便附和着咳嗽几声,希望博取太子的关爱。

凤九歌就想不明白,这懦弱无能的太子到底哪好啊,不仅阴险毒辣,还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尽做些不入流的事情。

这些女人这么殷勤的去献媚,难道就因为他身份尊贵,是未来冰周国的王?

真是迂腐至极。

“哎呀!快别谢了,都伤成这样了。本王最愿意助人为乐了,尤其是美女。”太子一见到凤悦咳嗽不止,便开始怜香惜玉起来。

然后转头对着凤九歌阴阳怪气的说:“三姐也一起来吧。正好让药师也给你也瞧上一瞧。”

凤九歌暗呼不好:这太子一直对自己充满敌意,这要是跟他回去,岂不是去送死。坚决不能跟他们一起,要想办法远离这些人才行。

“不要不可以不要见太子不行不能让太子看见我的脸,不能绝对不能。”侯妙伊一直在那重复的嘀咕着,并且把自己的头发抓的跟疯子一样。

这就是女人!即使是疯了,却依然惦记自己在心爱之人眼中的形象。

“凤十三不去太子府,十三要跟漂亮姐姐在一起,我要保护漂亮姐姐。”凤九歌现在能利用的就只有侯妙伊了,所以她就以侯妙伊当借口拒绝。

“十三?她为何称自己为凤十三?”听见凤九歌的话,太子猝然眉头紧锁,微眯着狭长的眼眸,目光一沉,一股慑人心魄的寒意直逼凤九歌。

“回殿下,臣女也不知其原由!只是自凤府出来以后,她就一直说有人要害九歌,自己不要当九歌,说自己叫凤九歌就会有天兵哥哥来救她。”凤华想极力的在太子面前表现,一口气说出了之前从凤九歌口中套出来的话。

听了凤华的话,凤九歌此时顿觉不妙,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自己当初跟凤华胡乱说的她不仅当真了,而且还适时的用上了。

凤华又岂会知道,太子也曾经杀害过凤九歌,这话听在太子耳里,必然觉得凤九歌是另有所指。

不禁暗自骂道,这该死的凤华,没事瞎现什么殷勤啊!

不知道这一席话又把她送入鬼门关了么。

“哦?这到新鲜,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害护国将军之女,天兵哥哥又是何人?”他看凤九歌的眼神犀利的像一把刀子,恨不得用眼神就把凤九歌千刀万剐了。

“是森林里的怪兽,好可怕的怪兽,它还会这样嗷嗷叫,好吓人的。漂亮姐姐,你要帮我。”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她依旧像摸像样的装傻,一边学着猩猩一样捶胸,一边可怜巴巴的说着。

“妹妹不怕,姐姐保护你,我们快离开这里,这里都是坏人!”侯妙伊不断的四处张望,拉着凤九歌就要走。

“大姐,你就别再胡闹了,快放开那贱人,让我先杀了她。”侯妙思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直接奔着凤九歌就要冲过去。

“你若再敢对我妹妹下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侯妙伊迅速的挡在凤九歌面前,摆出一副要与侯妙思决斗的样子。

“有趣,哈哈,实在是有趣!”太子忽然拍手笑着打趣道。然后对着侯妙思说:“你们也一起来吧。”

“是,太子殿下。”侯妙思这下可高兴了,连忙拉着侯妙伊说:“好,大姐,我不动她就是了,我们一起去太不对,我们跟着他们一起走,这样人多更可以一起保护你妹妹,你看好不好!”

这侯妙思也学会变通了,知道直接跟说没有用,便换了一种方式哄骗侯妙伊。

“好哇!妹妹我们快跟着他们,他们会保护你的就不害怕了。”这侯妙伊还真就吃这一套。

“漂亮姐姐去哪,十三就去哪?”凤九歌依偎在侯妙伊肩膀傻乎乎的笑着说。

实际上心理已经抓狂了,这侯妙伊怎么这么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