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托月水潭

江白手指一点。

【无技能可升级。】

???

不是境界的经验值吗?为什么是升级技能的。

再点了一下,系统还是重复刚才的话语。

“......”

江白捂着额头,直接命令狩猎队出发狩猎。

走出水稻圈,路过树林处,来到一个水潭旁。

冥冥之中,江白能感觉和某个东西有着联系。

“这里是哪?”

来到陌生的地方,江白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场景。

前方是五米宽水潭,左边远处有几间草屋,右边是一条通往山上的路口。

尤走到江白身边,指着水潭道,“神使,这里是托月水潭。”

托月水潭位于天狗山峰的山脚,也是上山的唯一之路。

这里有个传说,每当月圆之夜,山上的妖兽便会来到这个水潭处吸收月之精华。

如果不是月圆之夜,妖兽和野兽们从不会光临这个水潭旁。

“原来是安全区。”江白若有所思地往着山路,随即道,“也就是说利用这安全区,就可以无伤杀怪咯?”

“虽然听不懂,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哈哈。有神使在,我们都不用怕强大的妖兽了。”

正大众人心情愉快,兴致勃勃的讨论时,一个不适宜的声音响起。

“虽然神使在,但昨天我们看见霸王鸡的粪便了啊!”

瞬间静止无言,狩猎队众人大惊,纷纷扭头看向说话的人。

江白也看向说话的人,绿色草环带在头,是一个上身不穿兽衣的青年。

“安蓝!你怎么又说话了。”

“惨了,惨了!安蓝这乌鸦嘴又说话了。”

“那可是霸王鸡啊,安蓝你...”

江白诧异,看他们的反应,难道安蓝是乌鸦嘴传人?

“这是什么情况?”疑惑地询问身旁的尤。

尤看向安蓝,幽幽一叹,“神使,安蓝每次说不好听话都会实现。”

果然!真的是嘴强王者。

“霸王鸡很强吗?”

“可能它对神使来说不强,但是我们对上的话,完全没有胜算。”

没有胜算!江白眉头一皱,照尤的说法,他也是必死无疑的节奏。

狩猎队每人都给安蓝来了一下,看向江白所在的位置庆幸着,这次还好有神使在。

“......”

我在有个屁用,他们已经出发了,我得想办法让他们别去才行。

“咳咳,你们先别走。左边的房子是什么回事?”

江白只好使用转移注意力招式,从而拖延大家的时间,从而可以想到其他解决的办法。

尤听到神使这么问,只好出言解释道。

“神使,这只是古人在扎根居住的地方,除了有条线围着,就没其他东西了。”

线围着?江白不太明白,但为了拖延时间,他动身走过屋子那边看看。

瞅见身后无人跟来,江白进入头脑风暴模式。

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他们回去呢!霸王鸡他们都搞不定,那我去岂不是也凉凉。

江白一边走着,一边想出几个不现实的做法。

叽叽!

被一阵鼠叫声吵到,他抬头看,发现已经走出房子旁边了。

在他脚下前两米,有着一条黄色的弧线,而弧线外是只双掌大的老鼠在叽叽叫。

江白被吓得往后跳,才看到这只老鼠在黄线外打滚,如同它的前方竖立着一道墙般。

他震惊的看着这条线,“安全区!”

江白心中泛起阵阵波澜,原来真的是安全区?我还以为尤只是说说而已!

不对,这个星球是不是游戏,应该没有安全区的概念。

难道这是一个神留下的结界?

他望向身后的狩猎队,看到那些愣头愣脑的人,再次确认了心中的想法。

江白沿着黄线旁行走,发现整个结界是围绕着托月水潭而成。

狩猎队众人问道,“神使怎么了?”

“没事,我们出发吧。”江白有了计谋,淡淡道。

江白跟着狩猎队踏出结界范围外,也没听见他们提醒些什么。

“尤,你知道这条线是什么吗?”

尤看着江白指向身后的地方,来回仔细看,“神使,这里没有线啊!”

没等江白继续说些什么,一群野兽便冲向了狩猎队。

“是噬岩狼,摆阵!”

尤直接跑到狩猎队旁,跟着九人站成一排。

“杀!”

狩猎队众人举着长矛,射向迎面而来噬岩狼。

尤把长矛扔出后,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刀,砍向跑到身旁的噬岩狼。

一刀一个,尤如同屠夫般,四臂举着双刀,一路疯狂。

江白注-->>